千读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千读网 > 战地情书 > 第8章 路遥事奇

第8章 路遥事奇

山虎和江小龙结伴而行。一上路,江小龙就问山虎:

"新四军在什么地方,你知道吗?"

"我问过你舅。"山虎说。"他说,大致的地方他知道,就是在长江以北的安徽省南部一带。他还告诉我,从咱们这里出发往北走,过长江进入湖北省,向东走,沿长江北岸,出了湖北境界就进入安徽了。"

"路程蛮远喽。"江小龙说。

"是蛮远,你怕吗?"山虎问。

"我才不怕呢。"江小龙说。"我的意思是说,路程遥远,咱们在路上的时间就长,除了赶路,要想办法做点什么事才好。"

"对呀。"山虎立表赞同,但他又问:

"你想做什么事呢?"

江小龙想了想,说:

"我想做的事,就是当兵打仗的事。咱们投奔新四军,没有打仗的本事哪行!你当过国军的兵,上过战场打过仗,消灭过日本鬼子,有本事,可是我没有呀。所以我想呀,在投奔新四军的路上,把你当兵的本事教给我,见了新四军,我就露两手给他们看看,算是我敬送他们的见面礼。你说行不行?"

"行啊,你这想法大好了。"山虎高兴地说。"咱们就把投奔新四军之路,变为新兵训练之路,把我所掌握的军事技术和战地知识全部传授给你,保证让你像我一样,当上新四军,就能上战场打仗。"

"你自己有没有想做的事呢?"江小龙问。

山虎低头想了想,说:

"我当然也有想做的事。不过,我想也是白想,做不成。"

"想做什么事,说给我听听。"江小龙催促。

"读书识字的事。"山虎说。"我家穷,我小时候没钱进学堂读书,长大了也不认识几个字。读书识字要有老师教呀,没有老师,我想学也是白搭。"

"这好办,我来教你。"江小龙说。"我小时候上过学,把我认识的字全都教给你,咱把投奔新四军之路,变为你读书识字之路,怎么样?"

"当无好哇。"山虎说。"不过,你打算怎么教我呢?"

"我的老师怎么教我的,我就怎么教你。"江小龙说。

"你的老师是怎么教你的?"山虎问。

"是从讲述''凿壁偷光''这个故事开始的。"江小龙说。

"什么意思?老师教你当小偷,把隔壁人家的东西偷光,这是什么老师呀。"山虎没有好气地说。

江小龙听了,哈哈大笑起来。笑过之后说:

"你呀,真的没有读过书。这个故事说的是汉朝丞相匡衡小时候,非常喜欢读书,但是由于家境贫寒,买不起蜡烛,夜间无法照明读书。而他的邻居家里日子过得挺好,每天晚上都点起蜡烛,屋里照得通亮。他想到邻居家里去读分书,可是遭到了拒绝。后来,他想出了一个办法,偷偷地在墙壁上凿开了一个小洞,邻居家里的亮光就透过来了。他把书本对着这光,就读起来了。后来成了大学问家,当了宰相。老师给我们讲这个故事,是要我们向匡衡学习、看齐,刻苦读书,不要因为家里贫穷就不读书了。"

听江小龙这么一说,山虎猛然省悟,尴尬地笑了笑,说:

"这是个好故事,我也要向匡衡学习、看齐。可惜呀,我小时候没人给我当老师,给我讲这个故事。"

"现在也不迟。"江小龙鼓励山虎。"加把劲,把过去的损失补回来。"

"对,就从现在开始。"山虎兴致勃勃地说。

山虎读书识字的热情高涨,江小龙当老师的热情也高涨起来。走路了,坐下来休息,他就把大地当黑板,用木棍代粉笔,写字教山虎去认读。而山虎呢,也把大地当纸,用手指或木棍、石块代笔来写。过到雨天,他们就干脆停下来,一个教,一个学,毫不懈怠。

对于江小龙想学的军事技术和战地知识,山虎当老师、教官,满腔热情地向江小龙传授。没有步枪、机关枪,他就用木棍代替,手把手地教江小龙瞄准、射击和刺杀拚刺刀。没有手榴弹,他就用石块代替,教江小龙揭盖、拉弦、投掷。行走途中有平地、沙丘、沟壑,他就教江小龙如何利用地形地貌,保护自己,消灭敌人。

二人互为师生,勤教肯学,乐不可支。不知走了多少天,来到了长江边。

他们知道,长江的对岸就是湖北省地界。只有过了长江,进入湖北往东走去,才能进入安徽找到新四军。但是,长江这么宽,怎么才能过得去呢?他们决定问问当地人。

当地人告诉他们,不远处有个轮渡码头,货运客运俱全,连汽车都可以由轮船来回摆渡,是过江的必由之地。

二人按照当地人指引的方向走去,果然发现前面有个大码头。江面上涨来一艘货运轮船,载着几辆汽车,船到码头,汽车发动,冲上岸,沿江边的公路驶向远方。跟在货运轮船后面的是一艘客运轮船,船上挤满了人。船到码头,人们争先恐后地下船走出来,上岸后奔向四面八方。

二人加快脚步向前走。可是走着走着,山虎突然停了下来,不走了。江小龙问:

"怎么不走了?"

"这码头,咱们不能去。"山虎说。

"为什么?"江小龙又问。

"我看到了码头上的两个字。"山虎说。

"什么字?"江小龙问。

"武汉。"山虎回答。

江小龙也停下脚步,举目向码头望去,眯着眼望了一会儿,说:

"我也看到了,码头旁边插着的木牌子上写有武汉两个字。"

"来往武汉的码头咱们不能去,你知道为什么吗?"山虎问。

"不知道,我正想问你呢。"江小龙说。

"因为看到这两个字,我想起了一件事。"山虎说。"我在被国军抓去当兵的时候,有个名叫赵汉生的武汉人,在武汉被日本侵略军占领后逃难逃到了常德,也被国军抓去当兵。他说国军无能,武汉保不住,常德也保不住,就逃走了,被抓回来枪毙了。武汉被日军占领,武汉人就逃难,咱们去了被日本鬼子兵抓住了怎么办?所以我说,咱们不能去。"

"我听你的。"江小龙说。"不过,有那么多人乘船过来,又有那么多人乘船过去,难道他们不怕日本兵吗?咱们不妨去看看,能不能想办法混在人群中过江去。"

山虎思考了一会儿,说:

"你说的有道理。不过,咱们不能从大堤上大摇大摆地走过去,要从大堤下面走,猫着腰,避免被人发现。到了那里,要扒在地上隐蔽观察,然后再决定怎么办。"

江小龙点头同意,依山虎之计而行。

他们猫着腰走进紧靠码头的一片小树林里,仔细观察码头上的动静,寻找日本鬼子兵的身影。但是,映入他们眼帘的,却是全副武装的国军士兵。那些国军士兵,手执美式卡宾枪,头戴钢盔,对所有进出码头的人员都进行盘查。山虎奇怪地说:

"日军侵占武汉时,国军逃跑了,这里怎么会有国军呢?"

"这些国军士兵,咱们怎么对付?"江小龙问。

"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。"山虎说。"如果让他们发现了,抓我们去当兵,那就糟了。"

"我们怎么办?"江小龙又问。

"继续观察,等天黑以后再说。"山虎说。

他们隐蔽在小树林里,一动也不动。不久,太阳西坠了,夜幕降临了,码头的客运轮船和货运轮船都停运了,码上的国军士兵也全都撤走了。

二人起身走出小树林,来到码头。此时,码头漆黑一片,空无一人,只有江涛拍击码头的响声,客运轮船和货运轮船也都无影无踪,说明去了对岸就没有转回来。山虎突然发现,在离码头不远的江边水面上亮着一盏灯,喜悦地说:

"有灯必有人,有人必有船,咱们过去看看。"

接着,举步前行。江小龙紧跟而行。

二人来到亮灯处,果然既看到了船又看到了人。那船一看就知道是打鱼船,因为船上有捕鱼的网和装鱼的竹篓。那人是个老人,坐在船头上,边抽烟边发牢骚,骂骂咧咧:

"他骂的,这是什么世道!说买鱼,却不给钱,强盗一样。"

老人的牢骚话,山虎和江小龙都听到了。江小龙说:

"打鱼谋生的,也是穷人家呀。"

"穷人心肠好。"山虎说。"咱们过去跟他聊聊,想办法让他把咱们送过江。"

江小龙拍手赞成。二人走上前去,齐声道:

"老人家,您好!"

『加入书架,方便阅读』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