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读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千读网 > 临渊者 > 第十七章:智辩

第十七章:智辩

钱志峰在军务处工作三个月后,已经完全得到了孟宪洲的认可。同时钱志峰和刘江相处的也非常融洽,在刘江的眼里钱志峰就是他的财神爷,甚至是活祖宗。

转眼秋季悄无声息的来了,这日,钱志峰像往常一样去军务处上班,陈远帆将他送出大门看着他开车离去后,这才四下看看关上大门。

在军务处能够开着自己的汽车来上班的几乎没有,钱志峰便是一个特例。这也就让副官刘江对钱志峰更是崇拜和羡慕,恨不得每天都要跑到钱志峰这里来报个到。现在钱志峰已经是独处一室办公了,除了韩德功是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外,再就是钱志峰有这种待遇了。

钱志峰的车刚刚停下,刘江便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帮钱志峰打开车门,钱志峰看着他一笑:“刘副官,这么早?”

刘江笑嘻嘻地点点头说:“处座今天事儿多,特意让我早点过来。”

“哦,又有什么事?”钱志峰问。

“唉!别提了,其实就那么点事儿,还是那个《剿匪手册》内容被泄露的事情,上面抓住不放了,查起来没完没了,居然还要深究,我就不明白了,一本小册子上的内容泄露就泄露呗,人家**根本都稀罕咱这破玩意。”

“刘副官,你一早上跑来跟我说这事儿,你还不如直接说你怀疑我泄露呢?是不是处座让你来找我要问我话呀?我虽然有过目不忘的能力,但也不能就是我泄露的吧?你要是这么说,那好,这差事我......”

“钱老弟,钱老弟,你这是干什么?我可不是这意思,再说了,现在泄露出去的《剿匪手册》也不是你看过的那个版本呀!重新修订的新版本只在咱处座这里审阅了一天后就上交了,你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,这事儿和你没关系。你可别多想,我来找你其实就是想告诉你别多心,你明白吗?”刘江连忙解释说道。

“那你刚刚说这事儿咱处座不是很......”

“中统那帮兔崽子来了,上峰派来的协助调查的,我估计啊中统走了,就该军统了,现在叫保密局了。这帮人就是闲着没事干,整天不是查这个,就是查那个早晚他妈的把岳司令查急了,一声令下把他们全都赶回去。”刘江说完看了看钱志峰凑近他道:“钱老弟,好久不见陈老板了,处座的意思是想从陈老板那里买点茶叶,把中统来的这个家伙打发了,你明白吧?”

钱志峰笑了笑:“这好办,我给茶楼打个电话,让人送过来就是了。对了,你怎么知道这位中统的人爱喝茶呢?”

“我?我他妈哪知道他爱喝茶啊,是处座吩咐的,我只是照办而已。”刘江说。

“那好,一会送到我给你拿过去。”钱志峰说。

“我呀我还是在这等吧,等一会送来你跟我一齐过去,正好处座也要找你。”刘江说完拿出一支烟来。

“刘副官,这位中统来的人叫什么?”钱志峰问。

刘江吸了一口烟想了想说:“我听处座叫他马主任,对是姓马,叫什么我就不大清楚了。”

“姓马?”钱志峰问道。

刘江点点头:“嗯,姓马,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,看上去像个娘们。”

钱志峰听罢心中不由得一惊,马天放的形象立刻显现在他的脑海中。难道真是马天放来了?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!刘江见他沉默不语便问:“怎么?你认识这家伙?”

钱志峰笑笑:“我倒是听说过中统有个叫马天放的,不知是不是你说的这个人?”

“嗨,管他呢,一会去了见见不就知道了吗?”刘江说。

十几分钟后,茶楼派人把茶叶送了来,刘江便起身对钱志峰说:“走吧,处座该等急了,早点把他打发走早完事。”

钱志峰略微犹豫了一下,刘江便拉着他说:“钱老弟,走吧,处座还等着呢。”

钱志峰点头道:“好,跟你过去。”钱志峰说完拉开抽屉拿出枪揣进裤袋里。

钱志峰和刘江有说有笑地来到孟宪洲的办公室外,刘江扯着脖子喊了一声:“报告!”

孟宪洲在里面喊道:“进来吧!”

刘江便和钱志峰推门走进去。一进门,钱志峰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人正是中统徐州站的马天放,在他身后站着的是丁成民。

孟宪洲见到刘江后板起脸问:“让你办点事怎么这么慢?”

“我这不是找钱......”

“报告处座,是我耽搁了一点时间,这事儿不怪刘副官。”钱志峰抢先道。

孟宪洲看了看钱志峰问:“你手头上的事都做完了?”

“报告处座,按着您的吩咐全都做完了!”钱志峰回道。孟宪洲点了一下头转向坐在沙发上的马天放说:“马主任,我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钱志......”

“马主任一向可好啊?”钱志峰打断了孟宪洲的话看着马天放笑着问道。

马天放不动声色地看着钱志峰一笑:“想不到啊,半年不见钱先生居然成了孟处长的得力手下了?”

孟宪洲一听马天放这么说不由得愣了一下问道:“原来你们认识啊?”

不等马天放说话,钱志峰抢先说道:“处座,我的履历表上写的非常清楚,曾经在徐州监狱待过半年时间,当时就是拜这位马先生把我送进去的。后来在我大哥的帮助下,联系了十家联保算是把我保出来了,否则,我现在恐怕还在徐州监狱里做苦力呢!”

孟宪洲听罢没有说话,他心里十分清楚,钱志峰的履历他压根就没看,只是让刘江将履历归档完事而已。现在马天放坐在这里,钱志峰又亲口承认自己做过半年大牢,这的确让孟宪洲心中吃惊不小。但是,现在钱志峰毕竟是自己手下,况且自己收了陈扬帆那么多的金银,这时候要是说自己不清楚这件事,那就等于把自己卖了。孟宪洲想到这儿笑笑说:“噢,我想起来了,原来你们是不打不相识啊!可是你的履历上却没有写当初是什么愿意被送进徐州监狱的,更没有写是谁送你进去的。”

钱志峰一笑: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我的一个朋友被马主任当成**给抓了,在他身上搜出了一张照片,那张照片是我和我朋友的合照,就因为这张照片我被关了半年多的大狱!”

“哼,因为一张照片就抓人,还关了半年多大狱,至于吗?”刘江在一旁说了句。

『加入书架,方便阅读』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