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读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千读网 > 红楼之挽天倾 > 第五百九十五章 晋爵永宁伯!

第五百九十五章 晋爵永宁伯!

大明宫,内书房

崇平帝吩咐而毕,将药膳食用完,就离了坤宁宫,之前让戴权召见了几位内阁阁臣,打算商议封赏一事。

因为平叛一事已经落下帷幕,贾珩又是总督河南军政,又是治理河道,不知何时才能回来。

那么对有功将校的奖赏问题,就不好如先前一般,再拖延到贾珩班师而还,首先是要对贾珩进行封赏,以酬其功,其次是对这次寇乱进行总结,最后是接下来的河道事务。

这时,内阁几位阁臣以及军机处的施杰,四人都在大明宫内书房中相候。

方才崇平帝让戴权着内监递送至内阁的奏疏,几人已然看过,对天子召见一事,心头隐隐有着一些猜测。

崇平帝在戴权以及一众内监的相护下,来到内书房。

「微臣拜见圣上,圣上万岁万万岁。「以杨国昌为首,吏部尚书韩癀、刑部尚书赵默、兵部侍郎施杰,几人躬身向着崇平帝躬身见礼。

「四位爱卿平身。「崇平帝摆了摆手,在御案之后的太师椅上坐定身形,看向三位阁臣以及军机处的施杰。

如今大汉内阁凡五位阁臣,一在北督疆,一在南巡盐,就剩下三位阁臣在京理事,因为兵事悉托于军机处,三位阁臣正好掌管政务户口钱粮、人事、刑名三大事务。

「谢圣上。「杨国昌、韩癀等人纷纷起身,道了声谢。

崇平帝目光咄咄,逡巡过众臣,开门见山说道∶「方才朕让你们所看河南方面奏疏,想来都看过了,余寇已清,中原裁平,朕任命了贾子钰总督河南军政,托以治理、安抚之权。」

下方众人闻言,都并无异议。

贾珩剿灭中原叛乱,从事起到结束,如今重新回顾这个过程,哪怕是杨国昌在心底也不得不承认贾珩……有点儿东西。

崇平帝沉声道∶「此系贾子钰未雨绸缪,指画方略,星火用兵,将校用命,方并未使得民乱酿成大祸,动摇我大汉江山社稷,如今贾子钰已总督河南军政,三个月回不得神京,朕思量来,应对贾子钰等平叛有功的将校予以封赏,以彰示天下,朝廷赏罚分明,茂绩嘉彰。」

此言一出,几位阁臣心头一惊,都是凝眸看向天子。

「贾子钰已为军机大臣,今拥军功于社稷,所能晋者,只有爵位,况贾子钰整军以来,劳苦功高,诸卿也是有目共睹,如今以京营强兵速定中原,更不避艰险,亲斩贼寇,其为国朝武勋,晋其功爵,也是应有之义。」崇平帝声如金石,顿声说道。

杨国昌眉头皱了皱,心头虽然不喜,但也不好说什么。

因平乱军功而晋升爵位,倒是无可指摘,可问题是晋几级,如果太过分,他还要不要出来据理力争?

「诸卿以为如何?「崇平帝目光沉静,掠向下方朝堂重臣,观察着彼等神色变化。

韩癀面色一整,当先拱手说道∶「圣上所虑甚是,如非贾子钰裁乱中原,速定贼寇,只怕后果不堪设想,臣以为,贾子钰有功于社稷。」

有功于社稷,这也就有了封超品之爵的最大依据。

赵默、杨国昌、施杰三人也纷纷出班附和说着,总而言之,并无反对之声。

谁不知道天子这会儿正在兴头儿上,谁也不好胡乱泼冷水扫兴。

尤其是赵默,前日飞鸽传书捷报事件,在含元殿中,当众被崇平帝「甩脸子」,训斥之后,已深知有些事,真是乾纲独断,说都不能说。

「那就,晋贾珩为三等伯,以酬其在河南平叛之功,另追赠其母为诰命夫人。「就在众人将心提到嗓子眼时,崇平帝开口说道。

按照功劳,三等伯其实正合理。

杨国昌皱紧的眉先是一松

,好在没有封侯,圣上哪怕再是宠幸小儿,也还是有着分寸,只是三等伯,好像也有一些……过酬了罢。

韩癀面色一整,拱手说道∶「圣上明鉴,以贾子钰之功,封爵三等伯,臣以为恰如其分,妥当周全。」

在他看来,平叛并非外战,功劳不足以封侯。

从一等男爵晋为一等子爵又有些薄功的意味,那么晋爵三等伯,再加上追封先母诰命夫人就比较合适,前者算是正常酬功,后者追赠其母,也有些皇恩浩荡的意味。

施杰也拱手道「圣上圣明。「

杨国昌和赵默也出班赞同,并无异议。

崇平帝沉吟片刻,说道「关于封号,朕也想了几个,有些犹豫,诸卿都是饱学之士可为参详,一为贼寇起势之地,汝宁,二为贾子钰领京营兵马城破之地,魏宁,还有一封号为永宁,诸位以何封号为好?」

不同于子、男,到了超品的公侯伯,就有了封号,多为县、郡之名上选择,当然还有其他美称,如贾珩如果封汝宁府,是指贼寇起势的汝宁府,开封古称大梁,为魏国都城,故而称魏宁。

至于为何非要带个宁字,嗯,或许只是老丈人的一点儿私心,因为咸宁公主的封号中就带有一个宁字。

将来小两口,都带着宁字,相濡以沫,和和美美。

韩癀沉吟了下,拱手道「圣上,臣以为,可以贾子钰所收复开封府城为号,封号魏宁,褒扬功绩,更为贴切。」

赵默面无表情,拱手说道「圣上,微臣附议。」

杨国昌目光晦暗了下,苍声说道∶「圣上,老臣以为,魏宁不如汝宁二字恰如其分,妥当周全。」

魏是古之封国,尊贵已极,小儿虽有功劳,还配不上魏字。

况且汝宁……也有「你贾子钰安分一些」的告戒意味。

施杰拱手说道∶「陛下,微臣以为,封号可为永宁伯,以为我大汉世代永宁,况贾子钰少年英才,武威功绩也不应止于中原之地,而为我大汉震慑四夷。」

其实,在前明时间就有永宁伯谭广,相比汝宁和魏宁,这个封号的寓意更为广泛和美好,没有局限于一地一域,也带着深深的期许。

崇平帝点了点头,目露欣然,显然心头也有些倾向于永宁这个封号,说道∶「施卿所言在理,那就晋贾子钰之爵为三等永宁伯,赐丹书铁券,追赠其母为超品诰命夫人,内阁拟旨,明发上谕。」

杨国昌面无表情,拱手应是。

韩癀、赵默也都行礼,表示谨奉诏。

崇平帝旋即,又沉吟道「其他有功将校,也不能不赏,朕已行文兵部,升授瞿光为河南都指挥使,另晋其爵为二等将军,此外,军机处行文贾子钰,着其上报有功将校名单,酌功绩升赏官职、爵位。」

下方众臣都是拱手称是。

就这般,贾珩的封号永宁伯就这般定了下来

这时,杨国昌说道「老臣还有一事启奏圣上。」

「哦」崇平帝面色微异,问道。

杨国昌苍声说道「圣上,河南巡抚周德桢、布政使孙隆、参政刘安衢殁于王事,彼等慷慨就义,气节常存,如今中原大定,是否为两人追赠谥号,以彰朝廷矜恤悯怜义士,广申宣教忠孝之意?」

此言一出,在场诸位阁臣都是默然下来。

韩、赵两人自然不好反对。

崇平帝面色阴沉,冷声道「刘安衢不提,可予以追谥,单说周、孙两人,据朕所知,两人虽言殉国,但实际是被贼寇打破巡抚衙门时,亡命于流矢之中,而两人更是牵涉到河道衙门贪腐案内,先前贾子钰弹劾河道总督费思明,对二人也有弹劾,朕正要整饬河务,这两个贪官污吏,如何

堂而皇之得朝廷追谥?」

此言一出,在场众人无不哗然。

竟有此事?

崇平帝对着一旁的戴权,说道∶「将贾子钰所上的严参河道衙门的奏疏给几位阁老看看。」

戴权应命一声,然后将所带奏疏递送过去,下方几位阁臣传阅着,面色渐渐凝重起来。

「河道衙门相关人等贪污修河工款,以致河堤经年失修,沿岸百姓处累卵之险,如非贾子钰今日巡查河堤,一旦黄河泛滥,如之奈何?」崇平帝面色冷厉,言及最后,沉喝道。

赵默原本面色默然,闻听此言,面色一肃,开口说道∶「圣上,臣以为如确有此事,诚不宜追谥,否则将来曝出彼等贪赃受贿之丑闻,流传世间,朝廷颜面何存?」

原本齐党借助为死人追谥一事,希图为自家派系谋留河南一地的官员任免,而浙党自然不会乐见于此。

韩癀也不好站着,将传阅到手中的奏疏一阖,也整容敛色,拱手郑重说道「圣上,微臣以为还需审慎查察,不得妄追谥号。」

这样就是不同意杨国昌所言。

崇平帝看了一眼脸色晦暗不明的杨国昌,又道「如今河南治河,查出河道衙门贪腐,清江浦的南河也应派能吏前往查察。「

杨国昌苍老面容凝滞了下,拱手说道∶「圣上,左副都御史彭晔已至南河巡河,想来不久应有消息传来。」

南河总督高斌,并非是齐党中人,而与浙党有着干丝万缕的关系,或者说与两江总督沈邡关系密切。

不过,驻扎在开封的河台,却是齐党中人。

崇平帝看向杨国昌,心头不无失望,他不信杨国昌没有听懂他的弦外之音,可仍是囿于结党营私,装聋作哑。

试问,河道衙门出了这般大的纰漏,如果子钰不总督河南军政,果真如子钰所言,今年夏天一至,万一雨水丰沛,以致黄河河水上涨,以大河南北两岸河堤的破败情况,如何能行?

身居高位,心头却全无社稷,德才堪居首辅之位哉?

『加入书架,方便阅读』

热门推荐